【日本最北端跳島自駕遊】北海道道北・道央行程:士別~美瑛~夕張篇

遊覽過利尻島和禮文島後,我們從利尻島(鴛泊港)搭乘返回稚內(稚內港)。從札幌到稚內,我們乘坐火車JR宗谷線;而回程由稚內到札幌,我們則選擇自駕,途經士別、美瑛(住宿一晚)、夕張,全程約8小時。 從札幌到稚內,我們乘坐火車JR宗谷線;而回程由稚內到札幌,我們則選擇自駕,全程約8小時。 從稚內南下到士別,約四個多小時,我們中途稍停兩次休息,再到士別的羊飼いの家吃個午餐。這裡的羊架很美味 由稚內到札幌的車程中,我們在美瑛留宿一晚。 這間在美瑛的小屋在2018年6月才落成,即是落成只有一個月,那種嶄新的木味依然在。 屋內有四間房,剛剛好給我們四個家庭及單位。跟溫泉酒店相同,都是一泊兩食。屋主是日本人,烹調的是西餐,非常美味,食材也還料上乘。 屋內三間房備有閣樓,要是人多,閣樓可以鋪上床鋪。房內有一集大窗,面向一大片草地。 我最欣賞是浴室,寬大,我當然不放過浸浴的機會吧! 由這間小屋駕車到美瑛市約8分鐘,但這裡公共交通較難到達,只有自駕才能到這裡。 由美瑛到札幌,我們先到夕張吃個夠。 先到夕張屋台吃個午餐,屋台原本是九州褔崗的名物。南方天氣和暖可以坐在室外,轉到北面的北海道,屋台由屋外變成屋內。外觀改變,吃法都是一樣,在各小店買食物後,自已找位子坐下進成。 來到夕張,當然要品嘗名物,蜜瓜! 夕張還有一間大排長龍的雪糕店。 飲飽食醉後,我們一行人便由郊外回到城市,札幌! 已經是第五次到北海道!兩次真冬、三次盛夏。由道央的札幌、小樽、到南面的、西面的積丹、旭川、美瑛、富良野、十勝、帶廣、登別,到道東的釧路、網走、,及今次北面的稚內、利尻、禮文。 北海道之夏和冬,各有不同美態和味道,而北海道各地方也有不同,是絕景、是天涯海角。 喜歡北海道,民風純樸,天然景觀漂亮。位於北面,地大人少,連遊客都不多,地方原始。說到食,北海道絕對在日本稱冠。天然海產、蔬果及奶類是最新鮮,最美味。 北海道是較難以公共交通前往,鐵路只能到達主要城鎮。絕景之地,還是找原始之感,自駕遊是必需。或許交通不是很便利,跟日本多地相比,宣傳也較少,或許因此遊客不多。 我就是樂在其中這片北海道,逃離繁衍,擁抱大自然。 下一站,希望能到根室! (*授權轉載:)

【日本最北端跳島自駕遊】北海道道北・道央行程:札幌~稚內篇(稚內交通、景點、住宿)

話說2009年到網走坐破冰船時印象難忘,心願向北海道最北,也是日本最北端的稚內進發,2018年終於實現了。 是次行程大綱: 香港直航札幌 札幌坐JR宗谷本線到稚內 稚內坐船到利尻島 利尻島來回禮文島 尻島到坐船回到稚內 稚內自駕到札幌,中途停士別及夕張,並在美瑛留宿一晚 札幌直航回港 行程策劃人策劃了一個美好行程!要是來回札幌和稚內都是自駕,時間過長;一程JR一程自駕就沿路停是很好的安排。由道北回到札幌,再上飛機返香港,完美! 我們這一行人,已是連續第四年在7月份到日本旅行,頭兩年都是北海道,去年轉場九州,因為天氣太熱,今年返回北海道!我個人對北海道特別偏愛,民風純樸,人杰地靈,食物也是最美味。雖然偶然遇上香港或中台旅客,但因為尚未被傳媒廣泛地介紹,仍然是少遊客的樂土。今次到訪的兩個最北端小島,利尻和禮文,更甚有隱居之天涯海角感覺,喜愛! 友人的學生在札幌居住和工作,有地膽在,當然可以到非一般遊客的地方。 這間位於札幌狸小路附近的雪糕店,坐落在一座毫不起眼的商業大廈裡,店鋪面積很少,只有約30席。外觀其貌不揚,內裡裝潢以為在看塔羅牌,卻是一間在繁忙時間大排長龍的雪糕店。 店內只有三種套餐選擇,食法都是一樣。 (1)每人有一大杯雪糕 (2)每個套餐都可以選兩款自己喜愛的酒 (3)每款酒附上一隻小匙 (4)用匙把一口雪糕拿起,再把酒用小匙放到雪糕上進食 這個食法,把雪糕和酒味混在一起,不錯。特別是北海道的雪糕,奶味較香,如果跟一些味道濃烈的酒放在一起,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;相反,如配襯味道較淡的酒,便會被雪糕味掩蓋!吃畢雪糕,會逢上紅酒或咖啡 一個看似簡單的食法,原來都不簡單。 在札幌乘坐JR宗谷特車到日本最北端的車站,稚內驛,全程5小時10分鐘。我們乘坐的特急列車(),每日只有一班不用轉車直到稚內,上午7:30的班次都只是唯一選擇。 沿途停16個站,雖然天色昏暗,但窗外都是大自然美景,並未受人工污染。亦因為頗為偏僻,在多處也沒有手機訊號。 我們抵達札幌時,氣溫只有約20度,稚內氣溫更低,加上沒有太陽,只有15、6度,但已比看天氣預報的11、12度溫暖。 稚內車站附近的街道,給人十室九空的感覺!在車站步行到酒店的十多分鐘路程裡,遇不上途人,只有數架車了,店鋪都關門。 跟其他日本的小市鎮相若,稚內都有一股上世紀昭和年代,六、七十年代的氣味。時間就好像停留在日本最輝煌的年代,然後時空凝住了,人也走了,留下走不動的建築物。 我們的酒店:稚內薩哈林酒店(Hotel Saharin|ホテル サハリン) 難得日本最北端的城市就是這樣荒涼?原來不是,駕車走10分鐘路,便有市場、店鋪、人和車,只是近車站這一邊沒有人,也很少車。 抵步稚內當日已是接近下午兩時,加上翌日早上便要乘船到利尻島,所以這半天並沒有駕車。最接近稚內驛和酒店便是這個在稚內北防波堤。 稚內北防波堤建於1936年,為日本最北的防波堤,為稚內地標,更是北海道重要的歷史遺產。 在防波堤近港口的一端更設有稚泊航路記念碑,以紀念稚內港的開港。 惠山泊漁港公園位於稚內駅向北行,最北的那一點,剛好是鄂霍次克海及日本海的交界,是看日落的著名景點。 雖然抵步當天密雲,沒有太陽也沒有日落,但在日本最北的角落吹著海風也是旅途上的美事。 (*授權轉載:)